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兄妹孽缘


王通今年21岁,但同学们都喜欢叫他王大壮,因为王通的身高和体格远远超出了同龄人,这得益于他的父亲王大海,不过在王通19岁那年,在供电局工作的父亲王大海被一场人为事故夺走了生命。母亲陈艳华在得知消息后痛不慾生,要不是王通和妹妹王彤的苦劝,还不知道母亲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两年过去了,全家都应经习惯了父亲的离去,生活变正常了起来,而王通也升入了大学,在一帮损友的引导下慢慢接触到了了黄色电影和小说,像所有的同龄人一样,王通犹如吸毒一般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网吧成了他课余时间最常去的地方。

  这天是周五,王通刚从网吧看完黄色电影回到家,打开门就听见卫生间传来淋浴声,看了看鞋架上的鞋,知道是妹妹王彤放学回来正在冲凉,而母亲陈艳华得鞋不在,看来又去医院值班了。走到卫生间门口,王通刚想和里边洗澡的妹妹打声招呼,却正好看见被扔在地上的白色小内裤。

  “ 又乱扔” ,已经习惯于此的王通捡起内裤刚想放进一旁的洗衣筐内,却突然想起了刚刚看过的A片里女主角的奶子和那布满黑色阴毛的屄,鸡巴一下子就硬了。再看看手中的白色内裤,听着卫生间的淋浴声,王通犹豫了下,就迅速从裤裆中掏出早已充血肿胀的鸡巴,用手中还带着汗湿的内裤紧紧裹住就开始了来回撸动,一边撸着一边臆想着与下午看的A片女主角疯狂的交合。

  不一会对象不知怎么的渐渐换成了自己的妹妹,一脸陶醉的被自己压在身下,王通越发感觉刺激,而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他逐渐加快了撸动的速度,不一会王通就射了,这次感觉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刚射完,就听见水声停了,王通也顾不上去清洁,慌慌张张的把还粘带着精液的鸡巴赶紧赛到裤子里,要让妹妹看见可就惨了。

  这时候门开了,让王通目瞪口呆得是妹妹王彤身上竟然什么都没穿,两只白净可人的乳房,因身体的晃动而调皮的左右摆动着,而嫩乳上的两颗樱桃般的乳头在白净的衬托下更显的粉红娇艳,下面那只长了几根稀疏阴毛的粉嫩下体,让王通情不自禁的的咽了口唾沫。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女人的裸体,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亲妹妹,异样的刺激让他刚刚疲软的鸡巴又恢复了活力,硬邦邦的抵在了内裤上。

  “ 啊,哥你怎么在这里。” 看见自己的哥哥站在外边,裸着身的王彤尖叫着退回浴室碰的声把门给关上了。

  “ 谁叫你不穿衣服就出来的,本来想和你打招呼的,谁知道你一开门就光溜溜的出来了。” 王通晃了晃头,回过神,把手中沾满精液的白色内裤扔到了洗衣篮里,觉着不妥,就又拿起来塞到了最底层。

  “ 我哪知道家里有人啊,你回来也不吱一声。” 脸有点红的王彤身上套了件T恤打开门走了出来,刚才的事让她有点尴尬。

  刚塞好内裤的王通一转头就瞧见了妹妹王彤T恤下两条白生生的来回晃动的大腿,脑海中又浮现了妹妹的裸体,强忍着扑上去的冲动道“ 快把衣服穿上,也不小了,这样像什么样子,还有,以后洗澡的时候内裤别乱扔,放到洗衣篮里,知道了吗?”

  “ 又来教训我,比妈还烦,知道了知道了,赶紧弄饭吃吧。” 说是知道了,可王彤却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王通见此,努力平复了下心态,收拾了下去厨房热饭去了。

  吃完饭,兄妹两回到各自的房间开始做作业。但王通今天怎么也静不下心,脑海中一会是妹妹两只雪白的奶子,一会是白生生的大腿,一会又是那阴毛稀疏的粉嫩下体,搅的他心烦意乱。他真想冲到妹妹的房间里把她压在自己身下,用自己的鸡巴狠狠的抽插那粉嫩可人的小屄,干得她哀声求饶。

  “ 哥,我有几道题不会,你给我看看。” 妹妹王彤的到来打断了王通“ 叫你穿好衣服,你怎么还是这样。” 一转头,王通又瞧见了那双白大腿,他怕在下去自己要失控了。

  “ 天这么热,空调又坏了,穿那么多干嘛。快点给我讲讲,明天同学还叫我出去玩呢。” 说着王彤就在王通的椅子上给自己的小屁股挤出了半个位置,然后翻开书页指出题。

  因为王通穿的是短裤,兄妹两的大腿来了个亲密接触,滑嫩的肌肤让王通全身都颤了下,在妹妹的催促下,王通右手拿起笔开始讲解,左臂很自然的放到了王彤的背后,左手则跟妹妹的臀部来了个亲密接触。

  看着妹妹没什么反应,王通手就没挪开,讲到一半的时候,他的左手就开始不老实了,趁着讲题,先是轻轻的摸了下妹妹的臀部,一看妹妹还是一副专心听见讲的样子,便得寸进尺悄悄摸上了雪白的大腿,又滑又腻而且还有丝丝,手感极佳。被慾望冲昏了头的王通把手伸进了妹妹大腿的内侧,手指慢慢的靠近了柔软的神秘地带。

  “ 哥,你干什么啊。” 王彤突然中从椅子上站起来甩开王通的手,有点恼怒的质问道。

  “ 我…我。” 王通突然有点结巴了,他从来没这么心虚过,有点不知所措。

  王彤拿起作业本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然后很大声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王通的心也跟着那房门一起震了下。完啦,要是明天妹妹把事情告诉老妈,不会有他的好果子吃。晚上睡觉前,值班的母亲打来电话,告诉王通今晚可能有雨,关好窗户再睡,还有不准欺负王彤,王通心说你最后这句早说就好了。

  到了半夜,一声响雷把正在做春梦的王通惊醒了,紧接着豪雨倾盆,雷电交加。王通骂了句,翻了个身接着睡,一声更大的响雷过后,借着闪电的余光见一个黑影正站在自己床前,把他吓得睡意全无,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 哥,是我,打雷,我…有点害怕,我想跟你一起睡。” 说着就挤到了王通的床上。可能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跑来了,李彤的身上只穿了贴身内衣。

  王通能有什么意见,给她盖好毛巾被就躺下了,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刚才梦境中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而梦中的那个女人虽看不清样子,可那身体分明就是自己妹妹的翻版,特别是那粉嫩的下体。看着就躺在自己身边的娇嫩的肉体,王通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不知道为什么,他今晚的慾望特别强烈,强烈到想不顾一切占有自己的妹妹,即使事后要承担严重的后果甚至是坐牢也不能把这股淫慾消退。

  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床上的王通听到妹妹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知道时机到了,先把妹妹身上的毛巾被掀开,然后大着胆子伸出手摸上了妹妹那手感极佳的大腿,在抚摸了几把后,王通坐起身子,双手轻轻扯住妹妹的内裤,徐徐的拉下直到那柔嫩的下体完全露出它的面目。然后王通急不可耐的脱掉自己的内裤,露出硬邦邦的鸡巴,上面还沾着因为性奋而流出的些许透明液体。

  王通双臂支撑着像做俯卧撑一样趴在妹妹的身上,鸡巴对准妹妹双腿中间,贴着热乎乎的小屄就开始慢慢的上下抽动,闻着身下的妹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王通加快了速度,而他的鸡巴也感受到了妹妹的小屄里流出的丝丝液体,更让他慾火高涨,此时的他完全把一切都忘了,脑子唯一发出的命令就是让鸡巴在妹妹腻滑的大腿之间上下耸动。

  “ 哥,你趴我身上干嘛啊。” 被弄醒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李彤见哥哥趴在自己的身上在做俯卧撑,而且感觉一个硬帮帮、热乎乎的东西在自己下身上下不停摩擦着,有点痒痒的。

  正在埋头苦干的王通一看自己的妹妹醒了,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索性不再遮遮掩掩的,头一俯就吻上了妹妹的双唇,身体直接压在了妹妹那柔软的肉体上,一只手撕扯着先前被退到膝盖的内裤,另一只手有些粗暴的扯开了小背心,在两只嫩乳上大力的揉搓起来。

  “ 呜呜呜……呜呜。” 李彤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哥哥压在身上封住了嘴,而且自己在同班女生中引以为傲的双乳被又抓又捏,就算是傻子她也明白了自己正在遭受什么,开始不顾一切的扭动身子想挣脱,双手也开始拼命地撕扯着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禽兽哥哥。

  王通外号王大壮,并非浪得虚名,平日他一个打叁个高年级生都没问题,更何况妹妹李彤这个没多少力气的小姑娘,至于那两双小手在自己身上的撕扯,权当按摩了。

  一把扯下内裤扔到一边,王通把左手从两只嫩乳上移开,抄到妹妹的后背,紧紧的箍住她不要乱动,让两只柔软的乳房紧紧贴在自己的的胸膛上,嘴也从双唇上移开,胡乱的亲吻妹妹的脸颊、脖颈。右手扶起自己身下的鸡巴,开始在那软嫩的小屄上寻求突破口。也许是先前上下耸动流出的液体帮忙,他的龟头一下滑入了阴道之内,顶在了一层薄薄的膜上。

  “ 不要,哥,求求你了,拿出来,拿出来。” 上过生理卫生课的李彤知道这意味这什么。

  “ 好妹妹,哥哥实在受不了了,很舒服的,哥哥会让你舒服上天的,让哥哥打一针,就一针。” 说着,王通的下身使劲往前一挺,鸡巴冲破薄膜一下没入了叁分之二。

  “ 啊。” 王彤感觉自己的下身要裂开一般,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身体也因疼痛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

  “ 哥,我…疼,疼,求你别动了。” 王彤带着哭腔道。

  王通感到被自己紧紧拥着的妹妹在自己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全身抽搐了几下,再一听妹妹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心有点软了,但在并不意味着他要放弃到手的肥肉。只是下身没在来回挺动,抱着妹妹的手臂也不在那么紧了,轻轻抱着她,手掌慢慢的抚慰她光滑的后背,缓缓吻过她的脸颊、脖颈、耳垂,极尽温柔的、安抚着她。

  就这样过了一会,王通感到原本极力挣扎的妹妹渐渐平静了下来,而干涩的阴道也变的湿滑起来,就开始挺动下身,缓缓的抽送起来,虽然妹妹的阴道很紧,让王通的抽送颇为吃力,但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怪不得那么多人都热衷于性事,随着他的抽插,妹妹的阴道也越来越湿滑,王通的抽送力度也越来越大。

  “ 啊,嗯…嗯。” 王彤控制不住自己下身传来的快意,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喘息声。

  听到妹妹竟然被自己干的发出了销魂的喘息声,王通犹如战士听到了冲锋号般,一波强过一波的抽插接踵而来。黑暗中看不到妹妹脸上的表情,但王通从她的身体反应上知道她是舒服的,只是还不愿表露出来。

  快感越来越强烈,但王通还不想这么早结束,于是一番猛插之后,原本大力抽送的鸡巴停了下来,趁着缓和射精的空挡,王通又狠狠的吻上了妹妹的双唇,并尝试着像A片中的表演一样将舌头伸进妹妹的小嘴里,可不论怎么努力,都被那紧紧合拢的牙关阻挡了。

  失望之余,王通又开始了大力的抽送,并且有意的按照自己曾经在网上看的性技巧来做,猛─停─猛─停─猛,上边的牙齿翘不开,只好在下边发泄。

  “ 哥,我…受不了了,停…停下来。” 被一波接一波的抽插搞的头晕目眩的王彤感觉自己有些飘飘然了。

  王通哪会停,反而抽送的更激烈了,肉体撞击的声音在寂静的屋中显得是那么的清晰,他仿佛要将这具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肉体刺穿一般。

  “ 啊…” ,身下的妹妹发出一声细微的长叫,紧接着王通就感觉妹妹的阴道一阵阵的抽搐,如吸盘一样夹着自己的鸡巴。过了会,王通也受不住袭来的快感,将自己第一次的精液一股脑的都射进了亲生妹妹的阴道。

  射精之后,王通又亲吻爱抚了一番妹妹后,才完全停下来,号称王大壮的他也感到疲累无比,这比和别人打架累多了,不过也爽多了,特别是身下的女人是自己的妹妹。过了会,王通听到妹妹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拿起毛巾被为两人盖好,也闭上了眼睛,至于明天如何,他已经累得不想去思考了。

  王通第二天王通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刚蒙蒙亮,轻轻吻了下还在睡梦中的妹妹,就下床到卫生间冲了个澡,等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回到房间,妹妹身上的毛巾被不知什么时候被睡梦中的她推开了。而王通终于观赏到了这具昨晚令他疯狂的肉体,不过当看到两只白净乳房上的清淤,还有那略显红肿的下体,他给了自己个嘴巴,看来他就是畜生。

  正在这时,外边传来钥匙转动屋门的声音。王通吓了一跳,怎么母亲这么早就回来了,以前都是上午才来啊,顾不得思考原因,王通赶紧拿毛巾被遮住了妹妹的裸体,然后带上屋门到客厅里,试着先糊弄一下,但他知道这也是枉然,母亲要是看见妹妹躺在他的床上,还有明显的被强奸的痕迹,他能说不是他干的。

  王通害怕了,他不知道等待着他的将是什么惩罚。真是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啊!

  字节数:9623

  【完】

上一篇:梅兰菊竹之荡绽圣夜 下一篇:老柯意外的春天
加载中